作家天航的不定期生活軌跡
關於部落格
  • 5670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DREAM. LIGHT. CHANGE.


因為時差,我在醒來後才知道這個消息。
立刻重看youtube上的新聞重播,然後心中的感動無以復加。
臨睡時,大約六時許,在雅虎新聞看到香港隊半場時落後一分的消息,還以為很難扭轉乾坤,想不到最後香港的足球隊真的創造了奇蹟。

你敢相信嗎?
在香港一直不受重視的足球員,在香港薪水比速食店員工還低的職業運動員,居然可以過關闖將,先以4-1挫敗韓國隊,然後再挑戰亞洲王者日本,最後完成壯舉,奪得前所未有的國際性金牌。

落後一分,鍥而不捨。

扳平,死守,香港門將為了救球,真的連命也豁了出去。

到了互射十二碼的一刻,第一球就被日本門將撲出。

然後狠狠的還以顏色,PK戰4-2。

在無數驚險甚至絕望的時刻,一次又一次起死回生,明明由始至終不被看好,明明是強弱懸殊的較量,多數觀眾只是抱著雖敗猶榮的心態支持,卻沒想到會目睹這種震撼得有點「不可思議」的事。

最好笑的是,有人譏笑香港隊,當香港以4-1戰勝韓國隊的時候,愛拍馬屁的內地傳媒紛紛報道:「看來韓國隊有點弱。」幾乎沒人願意相信香港隊的實力,中國國家隊更加有恃無恐,對著韓國隊,自以為穩勝,結果就以0-3慘敗收場,吃了一隻光蛋,連累那些內地記者不知如何下筆。

那些譏笑別人夢想的人的眼鏡不知跌破了沒有?

你可以反駁,日本隊並沒派出最強陣容。
你甚至可以說,日本隊可能收了錢,所以故意讓賽── 假如你相信日本人會為金錢而捨棄尊嚴的話。
你可以用盡一切理由來否定,因為你根本就不明白夢想這一回事。

勝利屬於香港的足球員。
運動員的辛酸,正常人很難領會,那種飽受挫折的疲累,那種抬不起頭的辛酸,還有那種付出沒回報及不見未來的絕望...... 在香港踢足球,永遠都不會有出息,甚至被自己的父母責罵,直至昨日吐氣揚眉,粉碎了那些質疑和奚落的目光,方始得到榮耀和世人的認同,連父母都深深以自己的成就為榮。

足球是十一個人的運動,是凝聚了十一個夢想和信念的戰鬥。

我熱愛運動,因為運動教會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。

一直有買台灣版《三分球神射手》的朋友,應該會知道我為每一集都寫了台灣版的後記。
在第四集的後記,我提及自己在大學加入田徑隊的事情。
剛升上大學的時候,我為了幫 FACULTY(社系)賺參與分,參加系際田徑比賽。那時我正在輪候跳高,當我看見徑道上的大學學長在四百米跑出五十三秒的成績,我就覺得那伙人都是怪物,那是一個我連想踏進去也不敢想像的遙遠世界。
我之後苦練田徑,其實有點兒是被逼的.....
不過除了憑著一股傻勁向前衝,我也沒有其他運動專長。

兩年後,在同一個田徑場上。
有一天,我不知怎的覺得自己可能很厲害,就叫人幫我計時,跑一圈四百米,練習成績竟是五十五秒多。然後我參加備受矚目的四百米比賽,最後竟在五十三秒內完成四百米,超越了當時那些嚇呆了我的學長──
我以前覺得沒可能做到的事,原來絕對有可能達成,只是過去的我不相信自己而已。

只有相信奇蹟的人,才可以令奇蹟發生。

之前曾有讀者和我爭辯,向我提出一個問題:
不好的東西,我幹嘛要支持?」

這就是答案了。

有些東西並不是不好,而是很多人都沒有足夠的眼光去判斷。
每個人都有他的眼鏡,有幾多人的眼鏡是同一款顏色?所以說,人人都有一副「有色眼鏡」(希望大家別被冷倒)。
要完全客觀看事物,談易行難矣!
柏拉圖雖然在中國沒甚麼影響力,但他在外國可是極為偉大的哲學家。他說,所謂哲學家,其實只不過是「能看清事物本質的人」。

有些東西的價值是看不見的。

就算是看來不好的東西,內裡也可能有些被人忽視的價值。
只因是有誠意的,就有再被塑造的可能性,就有無限拓展的可能性,只要是擁有美好的信念,誰敢說這傢伙將來不會是創造傳奇的偉人?
日本和美國是強國,他們的強大不僅是來自創意和國力,而是來自國民追尋夢想的信念:
一生懸命,AMERICAN DREAM,就是口頭禪。
別說是一般人,連專家都會判斷出錯,所以何須一早就妄下斷言?
無數心理學實驗已證明,只有謾罵不會帶來改變,唯有欣賞、讚美和支持,才會帶來正面的改變,讓一切弱小的東西變得強大。
反之,一切負能量只會令有可能變得巨大的夢想枯萎。

也許,香港人都是一夥太現實的人,而太現實的人通常不會相信夢想這等虛無飄渺的東西。

偏偏沒夢想的人又喜歡譏笑和抨擊別人的夢想。

但,往往只有擁有夢想才能改變。

我是個悲觀的人,我也是個只會向前看的人。

我會選擇離開香港,甚至打算不再在香港出書,並不是因為我要放棄夢想,而是因為我相信自己的夢想只會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實現。

天航,我相信我的名字就和「夢想」掛鉤。

當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相信夢想,甚至連年輕人都不相信夢想,我的小說就會漸漸失色,很難再得到共鳴,然後銷量暴跌,我就知道我在這市場消失的時候終於到了。

說實話喲,出書的決定權不在我的手上,而是一直在所有讀者的手上。

只出版台灣版的話,我保證自己賺的錢比較多。

有買過台灣版的人就會知道......台灣版上沒有刊登我的email。
但還是有不少台灣讀友給了我一封封鼓勵信。
我也曾經懷疑是不是香港讀友假裝成台灣讀友給我來信,但很多時候我不用開啟郵件,就可以知道寄件人是台灣讀者或者是香港讀者,嘿嘿,這是不是很玄妙呢?那是個很有趣的分別,鮮為人知,和來信email結尾是「.tw」或「.hk」沒有關係。(這是作家的秘密,我決不會透露的)。

因為我某些書絕版了,所以新的讀者未必知道我曾在書中狠狠發過誓:
雖然未必全部回覆,但所有讀者寄給我的郵件我都一定會看。

不管是台灣朋友抑或是香港朋友,非常感謝每個曾給我來信的朋友。

雖然是很老舊的方式,但每封誠心的信都給了我很大的動力。

就是您們的相信,我才相信自己仍有夢想成真的可能性。


DREAM. LIGHT. CHANGE.

有夢想就有希望,而希望就會帶來改變。

三者缺一不可,因為集結了三個字的字母,才能砌出「MIRACLE」這個英文字。

只要有夢想,奇蹟一定出現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